本初子午咸

=鱼🐟

用心搞事,用脚画画

吃焰圆耀菊和雷安的!

目前在混魔圆aph凹凸和ut

*这使你充满了决心

荌蒾蓚:

巫师和他的小男孩一起住着。



雷狮回到家的时候,安迷修刚刚哭完一场,他身边堆着一大沓叠得整整齐齐的,用过的餐巾纸,眼睛红彤彤的,泫然欲泣地看着雷狮。
雷狮幸灾乐祸地笑了:
“哟,这是怎么了?”
安迷修抽了抽鼻子,一开口就是哭腔:
“你…为什么会用洋葱汁调魔药啊……!”



安迷修已经不像刚来的时候那么拘谨了,得到了雷狮的许可之后,时常会动一动雷狮的书架,翻一翻那些雷狮自己都懒得啃的典籍,研究一下雷狮的魔法道具和药水。
他确实很有天赋,聪明,并且好学。可惜他的监护人并没有关照小孩的自觉,不仅没有淳淳教导的好心,甚至还经常给安迷修制造一点“小惊喜”。
像这样的洋葱汁只是小事,其他的还有会动的巧克力,伪装成书的小怪物等等。
有时他甚至会把安迷修扔到屋外的树林里,让他跟林子里的野兽们肉搏。



“这是为了你好。”


雷狮第一次把他扔出去的时候这么说着,他哼着小曲,一挥魔杖,门栓咔嚓一声拴住,安迷修焦急的呼喊就被隔绝在了门外。
雷狮嘴角一咧,抿了一口桌上的番茄汁,又说:


“希望你可以活得久一点,不然就太无聊了。”


这句话安迷修其实听不见,但安迷修隔着窗看他的表情就知道,雷狮并不是在开玩笑,而且确实不准备放他进屋。
安迷修只能捡起屋外烧炭火用的铁钳,护在身前,咬紧牙关,止住身体的颤抖。
林中的老虎被雷狮随意一挥魔杖打瞎了一只眼,已经在屋外转了好几天。
此时一人一虎无声对视着,安迷修卯足了劲,大喊一声,脚跟离地,竟是直直冲了上去。


“只靠脑子里的水就活到了今天,你也是不容易。”


雷狮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,他坐在死去老虎的头顶,吊儿郎当骑跨着。
安迷修背靠门前的台阶坐着,双腿还在发抖。他大口喘着气,虽然身上没有大的伤痕,只有在地上翻滚时沾带的灰尘和一些小块的淤青,但他的体力和精神却是真的到极限了。
他还未发育成型的喉结缓慢滚动,如果雷狮没有出现,或者出现得晚了两秒,他也许已经死在了虎爪下。


雷狮自虎背上一跃而下,拍了拍衣袍,从失神的安迷修身边走过,甚至没有伸手扶他一把。
安迷修勉强支着双腿,狼狈地站起身。



雷狮想,真是废物。
他又想,自己干嘛想不开,要把这个拖油瓶捡回来。
他就这么想着,脸色愈发阴沉,甚至开始考虑直接夺去这小孩体内魔力的可能。
这时,他身后却突然传来一个清亮又稚嫩的声音:


“我要武器!”


雷狮稍感讶异地回过头,站都站不稳的安迷修紧紧抓住门槛,借力挺直了脊梁,眼神坚定。
他坦然直视着他的眼睛,又一次开口:


“雷狮先生…我会变强的…请给我武器!”


…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。雷狮想。
他的嘴角慢慢上扬,勾起一个微妙的弧度。而安迷修握紧手心,紧张等待他的答复。


“可以。”


雷狮看了他一会儿,把头转回去,安迷修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听见他的声音,满是不加掩饰的愉悦,又仿佛不怀好意。


“你可千万不要…让我失望。”

评论

热度(8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