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初子午咸

=鱼🐟
用心搞事,用脚画画
吃焰圆耀菊和雷安的!
目前在混魔圆aph凹凸和ut
*这使你充满了决心

荌蒾蓚:

黑云压城,城外是震耳欲聋的喊声,叛军已经攻打到城门下,广厦将倾。


宫殿依旧华美盛丽,内里已经空空如也,宫女和内侍纷纷逃命。上好的宴席已经消磨干净,如今杯盘狼藉,坐在王位上的雷狮一把抓住一旁安迷修的手臂,问他:


“你也要走吗?”


很多年前雷狮也问过这个问题,那时候安迷修把雷狮藏在自己宽大的衣袍里带出了城,保留下最后的皇室血脉。
出城以后,少不更事的雷狮钻了出来,攥住安迷修衣袍的后摆,声音软糯,把唇瓣咬得死紧,微微偏过头。
他说:


“你也要走吗?”


他的头又低了点,声音强压着抖,作出满不在乎又宽宏大度的样子,接着说:


“想走就走吧,我不拦着你。”


安迷修就叹了口气,回过头去。
几日风尘赶路把这个刚刚拜离师门的青年骑士打磨得像个中年人,然而他的眼神依旧很亮。
他蹲下身,亲吻雷狮的额头,说:


“不,陛下,我会一直陪在您的身边。”



后来的雷狮走上了复仇之路,把当年谋权篡位的逆臣一并诛之。王朝的辉煌还未再现,暴君苛政就先引起了民怨,反叛军民心所向,自然趁机举起大旗。


安迷修站在阴影里,脸上的轮廓隐入晦暗中,看不分明。
他看着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孩子,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认识他,或者从未认识过他。
雷狮歪着头,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孩子,他的嘴微微咧开,笑意浮在脸颊上,眼神却是阴沉的。


安迷修不动声色地后退半步,欲挣脱雷狮的掌控。
他说:


“嗯,我要走了。”


他亲眼见过雷狮如何亲自在忠臣脸上刺下大字,见过他如何让军队去百姓手里搜掠,见过他荒淫无度,不听劝阻。
他没有留下来的理由。


雷狮笑了,笑得低沉又癫狂,放纵又克制,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大殿里,像是一场恶鬼的狂欢。
安迷修被他笑得后背发凉,而雷狮则骤然停住笑声,狠一拽安迷修的手,趁后者重心不稳,把他揽进怀中。


他声音带笑,却冷得吓人,他说:


“想走?没门。”

评论

热度(528)

  1. 速冻心脏傅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BirthtaeD
  2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神肆-伪流氓兔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衍生反射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冬艺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老师好棒!我要把老师按在墙上亲!
  8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庭柚垂实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颗虾片味的柚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