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初子午咸

=鱼🐟

用心搞事,用脚画画

吃焰圆耀菊和雷安的!

目前在混魔圆aph凹凸和ut

*这使你充满了决心

荌蒾蓚: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弑父篡位的皇子。


他作恶多端,借着自卫军旗号,大肆扩张军队,打压邻国,吞并土地,抢掠财宝。




大臣战战兢兢汇报着前线战况,粮草囤积,民众怨声…


而国王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,却认认真真在削一个苹果。


旁边的柱子上绑着一个骑士。




这个骑士也有些来头,那是老国王的亲卫,新王上位时,旧部只象征性犹豫了一下,就随着新王的随从拜倒了。


新旧交替,天理伦常。


只有一个骑士昂而不跪,腰杆挺得笔直,怒视阶上吊儿郎当站着的新王,而新王自然也看着他。


骑士就成了阶下囚。




果皮完整落地,国王端详着这个苹果,无比满意。


他不理会已经跪到膝盖僵直的大臣,偏头去看柱子上的骑士。


他问:


“要吃苹果吗?骑士。”




骑士不字刚说了一半,就被苹果堵了满嘴。




后来,暴动的民众不堪税负,曾经英勇的军队被常年征战磨去斗志。庶民们围困新王,要砍下他的头颅。


挡在他身前的却是那个被俘虏的,最后的骑士。




……




雷狮见他半天没说话,凑上前去,而安迷修把书页轻轻合拢:


“你觉得结局是什么?”


雷狮嗤笑一声:


“还能是什么,都死了呗。”


说话间,他一个挺身抢过安迷修手上的书,仰躺着,背着光在灯下翻过书页——是一本龙和公主的故事,只字不提什么国王和骑士。


雷狮饶有兴致地看了看安迷修,安迷修别过视线不看他。




雷狮问:“你是编了个故事,拐弯抹角在骂我吧?”


安迷修装模作样叹了口气:“被你发现了啊。”




雷狮就又笑:




“那当然。”




他往前挪了挪,坦然把头枕上安迷修大腿,仰视着举高双手,捧起后者的脸。


而安迷修也顺从地低下头看他。


他们就这么对视了很久很久,久到安迷修以为沉默会一直持续下去,可雷狮却开口了,他的声音从胸腔里闷出来。


那声音低沉又缓慢,安迷修能看清他每个字的口型,像是邀请,也像蛊惑。




他说:


“要吃苹果吗?骑士。”

评论

热度(907)

  1. 神肆今天也想死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孤独貌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MX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庭柚垂实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颗虾片味的柚子
  8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小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-安陈-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君役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阿王木木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意将万里倾衡霍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
  17. ichaner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朔宇ng
  18. 乔木不开花核♪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  非常喜欢山鬼老师的作品……希望可以保存下来,不会进行任何修改。🙏
  19. 本初子午咸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0. AirFeina-2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存存
  21. 樱舞罗裳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樱柔
  22. 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山鬼老師存稿